欢迎来到 鸿哲中文阅读网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
笔趣阁 > 科幻小说 > 倾城鬼妻 > 第十一怪章 奇怪的班车

第十一怪章 奇怪的班车

作者:磨墨的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m.xkzxjiaju.com/book/98864/30025261.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    吴伯交代我晚上要在这里借宿,不然的话我就会有麻烦,于是我连忙说:“今晚在这里借宿一宿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楼上没有声音了,不过现在我也管不了多了,就藏在了旁边,过了一会,我听到桌子那有啃鸡肉的声音,但屋子里黑漆漆一片,只能隐约看到一些黑影,我吓得缩在墙角,也不敢打开手电,生怕那婆媳一下朝着我过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听到外面一阵动静,就像是门开的声音,吱呀一声,在夜色中格外刺耳,我安静的躲在墙角。

    一股凉飕飕的风,把门吹开了,我看到一个人影走了进来,门打开的时候,淡淡的月光照进来,我看清了进来的人,是李颖,她现在居然是穿了一身红色的裙子,就像是古代的嫁衣似得。

    她慢慢飘进来,好像知道我在哪里,直接转头朝我看过来,她的面容在月光下显露出来,我感觉自己全身都冷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简直无法形容我看到的情景,她的头发长长的披下来,原先惨白精致的脸庞,现在却是忽然变的面目狰狞,那眼睛是红色的,脸上伤痕累累,就像是摔下悬崖那样。

    李颖变成了厉鬼!这是我的第一个反应。她会不会害我!我有种不祥的预感,果然她就朝着我慢慢飘来,凄惨的声音响彻在整个房间,“林浩,我好心放过你,没想到你们这样的对我!”

    听到李颖这么说的时候,我就知道她误会了,连忙解释说道:“这不是我想要害你,是我三叔和吴伯他们的主意......”当说到这里的时候,我连忙打住了,心里暗想,就算是我把自己的责任推干净了,李颖也不会放过我的,而且反而让三叔和吴伯陷入更危险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你说啊!”李颖的眼睛瞪着我,发出一种可怕的红色,血丝环绕在那白色的眼珠上,让人看的毛骨悚然,之前她的脸色虽然是惨白,但看上去还是一种病态的美,但现在完全就是狰狞。

    此刻我也不想说什么了,再辩解什么,不过也是推脱在三叔和吴伯的身上,即使是他们的主意,也是为了我才伤了女鬼。

    李颖朝我冲过来的时候,我大喊了一声,“救我!”但桌子旁边那两个黑影无动于衷,难道她们也害怕李颖不成!或许人家根本就不管我这样的闲事。

    瞬间,我感觉到自己的面前一凉,再睁眼的时候,就发现李颖站在我的咫尺之间,我甚至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的寒气,那红色的布满血丝的眼珠紧紧的挨着我,脸上几乎没有完好的地方,但下一刻,我就被那冰凉的嘴唇给贴住了。

    我感觉到身体里有什么东西被她吸走,不好!我的魂魄!我使出全身力气把她推开,然后撒腿就跑,但瞬间就感觉到自己有点晕,难道又被她摄走一魄!

    现在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跑到那黑影的桌子旁边,然后用力掀翻了,紧接着就听到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。我乘乱冲了出去,然后把门朝外面关上。

    听到里面桌椅挪动,碗筷掉在地上的声音,我飞快的朝外面跑去,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吴伯。

    我跑到吴伯家里,他原来也没有睡觉,估计也是睡不着,看到我过来,就连忙问我怎么样了,我就说了刚才在那凶宅的经过。

    吴伯看着我眼神凝重的说道:“你现在赶紧往村外跑,跑的越远越好,永远不要回来!”

    “那我三叔怎么办?”我大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吴伯摇了摇头,“你就不要管这些了,恐怕连我都要离开这里了!”说完,吴伯摆了摆手,示意我出去。

    我也不敢松懈,看了下时间,已经是凌晨三点了,我朝着村口跑去,在路上忽然碰到了二牛,他手里拿着一根竹棍,上面糊着白色的纸条,就像是出丧时候用的。

    我吓出了一声冷汗,二牛不会是中邪了吧,大晚上的拿着那么个渗人的玩意站在村口。我连忙跑过去,“二牛,你在这做什么?快点回去!”

    二牛愣愣的看着我,他在村里也是个孤儿,所以才和我特别亲近,但他的智力好像有点问题,在学校里就是班里的倒数第一,小学毕业就没有再读书了。

    二牛看着我说道:“我半夜梦到一个红衣女鬼,说是要害全村的人,我不敢回去。”他的眼神露出一丝惊恐。我想了想,不如带着二牛一块跑,路上也有个伴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就拉着二牛朝村外跑去,但是他手里依旧紧紧拽着那糊着白纸的竹棍,“你拿着这个做什么,快扔了!”

    二牛不扔,喃喃的说:“我要拿着打鬼!”一副倔强的神情,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拉着就跑,就在这时,身后忽然传来一种凄惨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心里暗想,不好,那女鬼追来了,紧接着就感觉到身后凉凉的,我拉着二牛,不敢回头看,但越跑发现越不对劲,因为我和二牛跑了很久,眼前还是村口!

    居然还没有跑出去!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遇到鬼打墙了!之前就遇到过一次。我知道自己的三魂七魄又被摄走一魄,因为在这夜色中,又感觉眼前出现了重影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了一下,一个红色的影子在后面紧紧跟着,我旁边的二牛忽然转身手里拿着那竹棍连声说道:“打死你,打死你!”

    他的手在空中挥舞着,也许是我被摄去一魄的原因,我隐约看到那竹棍居然打到了李颖,紧接着就是一声凄厉的惨叫。我给完全愣住了。

    二牛马上又扔了竹棍继续跟着我跑,不知道跑了多久,天色蒙蒙亮了,远处村里的鸡叫了几声,周围就安静了下来,刚才还凉风阵阵,现在是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我环顾四周看了一下,我去!还在村子里!我和二牛朝着远处的柏油路跑去,在那里可以等到去县城的长途车。

    跑到大路边的时候,天已经大亮了,没有那么恐惧了,我和二牛坐在路边,又渴又饿,回去又不敢,不知道三叔和吴伯他们怎么样了,我想吴伯会一些邪门之术,应该可以保住自己,就是不知道三叔,想到这里心里酸酸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远处开过来一辆长途车,没有写到哪里的牌子,我想了想,先拦住再问吧,实在不行就强行上车,反正要远远的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我和二牛直接就站到了路中间,我们村比较偏远,平时一天过的长途车也就那么三四趟,误了这一趟,估计就要等到傍晚了。

    那车子看到我们这么卖命的拦车,还真的就停了下来,一个四十多岁的男的走了下来,看样子像是售票员,说道:“我们这不是长途车!”

    我有点失望,但旁边的二牛上去直接说:“拉我们去县城吧,又不是不掏钱。”那售票员看了看二年,好像若有所思的样子,“那好吧,就破例拉你们一次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我别提多高兴了,和二牛赶紧上车了。但上去之后,发现车上的人都十分的安静,有种诡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平时坐车的时候,车子里总是有点吵闹,而且乡村的车子,即使座位满了,还会有很多的人站着,一路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,我走到后面找了个座位坐下,感觉异常的安静,车上的人好像都是面无表情,冷漠的看着前面。

    那眼神特别空洞,我对旁边的二牛说:“这车怎么感觉有点奇怪,要不我们下车吧。”二牛回头看看我,无所谓的样子,说道:“没事,既来之则安之,一会就到县城了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车里太安静了,我虽然很小声的说话,但是周围的人还是听到了,他们都同时回头朝我看着,机械式的转过来,依旧是面无表情,那空洞的眼神看的我只发毛。尤其是离的我最近的那个大妈,看上去四十多岁,蓬头垢面的,还伸出一只干巴巴的手指放在嘴唇上,示意我小声点。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身上冷汗都下来了,很是压抑,但又不敢大声说话,周围有种阴森森的感觉,我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,朝前面司机走去,看司机还像个正常人,就是好像憋着什么坏似得。

    “司机,我要下车,不坐了!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司机头也没回,也没说话,旁边的售票员站起来,脸上带着一种渗人的笑:“小兄弟,怎么好好的要下车,再过半个钟头就到县城了。”

    我也不想和他解释什么了,我觉得整个车里的人都很怪,直接说道:“我就是要下车,快点停车!”

    我说话的声音大了一些,但奇怪的是,座位上那些乘客什么反应但没有,二牛居然坐在那里一点危机感都没有。

    售票员说:“半路是不能停车的,再等等吧。”他说话的声音不大,但有一种不容违抗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说:“这又不是高速凭什么不能停!”售票员没理我,接着和司机小声叨咕着什么。我看了看外面,这车开的很快,跳车估计要把自己摔着。

    有二牛在这里,我心里稍微放松了一点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